document.write('
')

中小学作文网

未命名 第1张

「素素,你怎么会驾马?」

我胡扯:「我放过牛。」 

柯怜玉欲言又止似乎怕提及我的伤心事,我一开始没察觉出来,高高兴兴地买了各色小吃每样两份。

一直等把柯怜玉带去茶楼,我扶着她下马时还高高兴兴代入角色:「小姐小心些脚下。」

浑然不知道柯怜玉听见我叫她小姐心里是怎样想的。

落座后柯怜玉摘下幂篱露出一双微红的眼时我才察觉出来,接着柯怜玉抓着我的手不住啜泣,说不知道这些年我怎么过来的受了多少苦。

被她的哭泣扰乱心神后我没空管外边的脚步声,只是哄说:「都已经过去了,姐姐不用伤心。」

然而柯怜玉还是忍不住落泪,她几乎要给我跪下。

就在这时茶楼雅间的门猛然被踹开,我将柯怜玉护在怀中冷冷看着来人:「滚出去!」

前来捉奸的肖王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在一个陌生男子怀中啜泣似乎被强迫一般,怒不可遏地命令他的护卫将我拿下。

柯怜玉原本因为踹门而害怕闭眼,此刻听见声音后泪眼婆娑看过去,连忙唤:「王爷住手!」

肖王眸色猩红:「你叫我王爷?柯怜玉你真是好样的!」

只不过他猩红了没两下,看见我一脚踹飞一个护卫之后就愣住:「你!」

眼见肖王要亲自来抓我,柯怜玉不明所以地起身将男装的我护在身后:「王爷何必与她过不去!」

肖王先写要被气死:「你!你就是为了他要和我退婚!」

柯怜玉咬唇:「臣女与王爷何时有过婚约?您是天潢贵胄,您的王妃自然是相府嫡女,而非臣女。」

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好久,一个以为柯怜玉变心,一个唯恐肖王暴怒伤人,我迟疑半晌不知道怎么开口。

恰好瞥见一个昏死又醒过来的护卫又冲我扑过来,我干脆利落又是一脚踹飞。

柯怜玉这才如梦初醒看着我:「素素,你有没有受伤?」

听见素素这个名字肖王似乎才有些清醒过来,他看着我的脖子,良久问:「她是柯相流落在外的女儿柯素?」

不等柯怜玉说话我点头:「不错。」

独属于女子清亮的声音让肖王捋清了一切不合常理之处,暗自发笑,就说怜玉最是知礼怎么会和奸夫厮混。

「素素,你怎么力气这样大?」

柯怜玉目光落在我的脚上,我笑笑:「啊——我以前杀过猪。」

杀过猪的我看着肖王似笑非笑:「你又是那个?」

2

肖王素来桀骜,天下的女子除了柯怜玉能够得他倾心相待之外再没有能够入他眼的人,如今见了我这个抢走心上人位子的真千金更是不耐烦。

只说:「怜玉,你甘愿让我娶这样一个粗鄙的杀猪女?」

柯怜玉泪渍未干,闻言却立刻疾言道:「还请王爷慎言!」

她冲肖王微微俯身:「今日臣女与妹妹出门游玩打扰了王爷雅兴,便不耽误王爷饮茶了。」

说罢拉着我就要走。

肖王情根深种,也没有拦她,只是用一种猎人的目光死死盯着柯怜玉的背影。

柯怜玉被这样具有侵略性的目光盯着紧紧抿唇,却不曾回头。

她怕我惹了未来夫君的厌恶,更是为了维护我的闺誉,怕我男装出门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回府后她的衣衫都汗湿了些许,却还是冲我微微笑着:「妹妹莫怕,王爷不是那等会欺辱女子的人。」

说罢察觉自己语气之中的亲昵又十分尴尬不敢看我的眼睛。

而柯夫人恰在此刻赶来。

她一眼瞧见脸色难看似乎哭过的柯怜玉,然后将目光移到男装打扮玉树临风的我身上,神色骤然凌厉起来:「你带你姐姐去哪里胡闹了!」

……

偏心的柯夫人冲柯怜玉道:「怜玉,这个孽障哄你做什么了?你不要怕,同母亲说!」

柯怜玉连忙整理了一下仪容:「母亲误会素素了——」

「好姑娘,母亲知道你爱护妹妹,可是玉不琢不成器,你不必替她遮掩!」

「不是,母亲,今日是我想要外出这才央求素素与我一道,遇见地痞还是素素保护了我呢!」

可怜一片深情的肖王,在柯怜玉口中成了地痞。

柯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欣慰,却是冲着柯怜玉的:「她一个姑娘家怎么保护你?怜玉,母亲知道你爱护妹妹,可是她哄骗你出府叫你这样,母亲绝不会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而偏袒她。」

根本不听解释的柯夫人冷眼看着我:「素素。」

我鼻子出气:「嗯。」

她自一开始便不喜欢我这个粗鄙不堪连绣花也不会的女儿,将我当作她的耻辱,如今我这个耻辱竟然敢拉着柯怜玉到泥巴里打滚更是让她怒不可遏。

于是尽管柯怜玉再三解释,柯夫人仍旧一意孤行,将我关了柴房。

……

3

是夜,我听见柴房外面传来了窸窸索索的声音,还当是相府进贼了,正幸灾乐祸时候忽然发现腿边的月光里有一个脑袋的影子。

定睛一开,原来是柯怜玉。

她力弱,避着人抱来了一床被子踮着脚费力把它从窗户口往里面塞,额头上汗珠细细密密。

月色皎洁之下,像是珍珠。

看见我还很鲜活,柯怜玉眼睛一亮:「素素——」

她压低声音:「快来接被子!」

我看她塞完被子又拿着一个食盒用线吊着缓缓往下放,闻到了大肘子的味道。

大概是怕我误会她用肘子来羞辱我的草莽背景,柯怜玉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补充:「糕点不抵饿。」

我有些乐。

也不知道外人眼里靠喝露水过活的仙子柯怜玉是怎么开口点了一根油汪汪的大肘子,又好好藏起来,隔了几个时辰还能热乎乎地送到我这里。

认真地看着鬓发散乱的柯怜玉,我开口:「谢谢姐姐。」

柯怜玉这个姐姐,我认了。

柯怜玉没有察觉到我的郑重,只是左右瞧瞧怕被人看见,而后小声同我说:「母亲说要关你一夜,我明早天亮了就来拿被子,你别冻着。」

她的脑袋从窗户上没了下去。

我隔着墙听见了一声闷哼,好像是她踩空了。

却又没有叫出声,颤颤巍巍往远处走。

我在雪域高山之上练了十余年刀,相府的柴房在柯怜玉看来是能够让人得风寒的可怕地方,于我而言其实并不算糟糕。

有了柯怜玉抱过来的被褥和大肘子,更算得上享受了。

毕竟,能够做出强抱相府嫡女去练武的师傅,压根不会是什么良善角色。

她亦正亦邪,不在乎许多事,却绝不允许天才被世俗所蹉跎,让明珠沦落成泥丸。

她曾一边将我几乎胸骨破碎的身体踩在雪里,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雪山上的风霜能够让你的魂魄坚韧,俗世风霜却只能让你面目狰狞。」

原本我并不是很懂她的意思,哭着用皲裂出血的手捡起自己的刀。






发布时间:2022-11-10 21:31:03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htzw/13988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