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海

  结束上海之行,意犹未尽。在相处几日后我爱上了这里。如果说北京是一个欣欣向荣的少年的话,那上海就应该是一个慵懒高贵的女子。一见钟情的,我爱上了她。

  不少土生土长的南方作家都在自己的书里吐露对北京的向往热爱之情。有甚者更是拖家带口的直接定居北京了。长安街就像是一条宽阔笔直的河,连接天际波澜不惊。横平竖直的道路北京城里比比皆是。上海却恰恰相反。沿着盘在上海沃土之上的高架桥蜿蜒而行。高楼林立把笔直道路拆分的曲折环绕。车辆在高架桥上行驶像是在捉迷藏。

  初到上海水土不服,闷热的是人躁动不安。汗丝层层冒出,擦之不尽。天空明媚却弥漫些许压抑——南方独有的天气。我天生是怕热之人,习惯了北京只来直爽的天空,此时内心烦躁不安。深深感叹一方水土养一方。机场的温度高达38°,夜幕四合之时凉意才四漫开来。

  我是不盼望刮风的,酷热大地暖风袭,想想就压抑的挠头。在住处的空调屋里休憩身上才是干爽的,在户外的每一秒身体都是被汗水弄的发粘。我在担心上海的保湿产品会不会没有人买呢,怪不得说南方女子皮肤细腻光滑,确实有道理。

  最爱的是第一日的晚上和家人在人民广场散步,热闹非凡。九点三十分喷泉开放,随着欢快音乐节奏起伏的喷泉水珠平地喷起,被灯光照的五彩斑斓。许多孩子在喷泉之中奔跑,水压并不强烈,孩子们在其中互相嬉戏忘却了这里的闷热。我也挽起裤腿童心未泯的跃跃欲试,脱掉鞋子奋战其中直至衣衫被打湿。却是凉爽了不少,而且不用担心感冒。顺路向南京路走去。热闹非凡。花花绿绿的灯和布满整面楼的巨幅广告给这个城市盖上了繁华的印章。老式欧式建筑耸立其中,别具一格的风情。放眼望去霓虹满世,摩天大楼相互聚集依偎。让我很容易想到老上海那歌舞升平红灯绿酒的花花世界散发物质的味道是多么诱人浓郁。

  看了《小时代》我爱上了上海,看了《粉红女郎》我爱上了上海。

  在此之前关于上海的一切都是在书籍和影视作品中获取的。踏上这片云里雾里的土地感觉自己轻飘渺小,直至隔着玻璃窗看到GUCCI精品店标价一万二的包包才觉得这是真的,我真的身处上海。

  人必须有钱,这一点毋庸置疑。我爱上海,这一点也毋庸质疑。我是什么时候这么崇拜钞票的呢,我自己也不清楚。有人说这太世俗,可我们就偏偏活在了世俗的人间。所以我随遇而安的爱着世俗的一切,尤其是人民币。可悲的是我又不爱学习——唯一的出路吗?不禁想起王菲的歌词“我想找条条出路,到底有没有出路(什么是出路),我信佛,这有没有帮助……我概念模糊。”就像现在,我概念也模糊。

  都说1999年是世界末日,而我们依旧安然无恙的活到了2009年。

  只有打开word才有踏实的感觉,那种站在悬崖边遥望谷底渴望坠落的的感觉纵即逝。思想懈怠了,如磐石般,我推不动它。黑暗中不想停,不死的心痛。

  昔日好友在新学校里混的如鱼得水人魔狗样的。我分不清真伪了。站在陌生的道路,看陌生的场景,无助。倔强的与家人在上海的街头争吵,一气之下摔了雨伞奔进雨中。没有方向,不知去向的奔跑,一路上目光纷纷,我顾不上了,只要奔跑,一直一直……直到雨水冲刷了回路,不留温情与痕迹的彻底。流光溢彩的城市夜幕中星光点点却依旧孤独的可怕,车水马龙的街头点连成线的霓虹,内心空洞,白茫茫一片。

  清晨旭日东升,快节奏的生活开始。充沛的阳光照清了一切却被雾气撩拨得模糊。再一次迷失。远处工地上有节奏的传来“嗙嗙”刺耳的声音,这是上海的心跳,清晰有力。震的我心内颤抖。落魄的行走了一夜。最终还是回来了。

  不相信我的命运必须要循规蹈矩的沿这大众路线攀爬,哪怕我流离失所。

  自知短时间内我无法摆脱牢笼,我亦承认我是在无所事事中挥霍了我的青春。懦弱的本性无法移除——我不可能选择一了百了。我还得活着。哪怕苟延残喘的活着。

  几日后回到了北京。飞机上木讷的嚼着无味的快餐。像是失去了一位相识多年的莫逆之交。再见了上海,此时此刻。我惆怅若失。

  上海啊。你瞧你瞧,我曾经立下多么振奋人心的豪言壮;曾经理想一抓一大把;曾经会拿着一张张奖状欢天喜地的回家;曾经把成绩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一切都没搁浅了,褪去光环黯淡了下去。所以我摔下来的时候才会那么狼狈。我的世界从此黑压压的一片不见天日犹如我沉沦下去的心。






发布时间:2020-03-26 12:01:35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zzw/7269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