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方,关于北京

  遵循每个周六始终如一的习惯——去王府井看书。

  大风降温了,格外的寒冷。走出书店的时候大多店铺人员已经下班。灯火辉煌的王府井被浇熄,灯光与温度都沉寂在这北方北京寂静的一角,这场景,似曾在上海的某个角落里看到过,上海的南京路与王府井如出一辙的相似,似乎更加繁华,更加迷乱。在上海溽热大地上浓墨重彩下一片斑驳之地,我爱它。

  吉光片羽中的南方,我将要踏寻的地方。

  上海,繁华之地,钢铁森林下温柔的土地,潮湿粘腻,夏用扭曲的颓靡的气息撩拨远足者的步伐,使得夜妆的土地蜕变成向往之地。所以我爱那里。那个地方,南方女子独有的细腻而精致的真性情。小女人所具备的一切一切温润与柔情。像是上个世界,歌舞升平的胜景,女子们旗袍下扭动的腰肢,无不称为涉足者前行的毒药,所以张爱玲让所有世间情仇汇聚于此。她无比憎恨又痴狂,交加着孤独终老,这个活在戏里的天才,这个犀利的上海女子。

  我最爱的人,她爱北方,爱北京。

  所以,这很矛盾吧。

  坐106回家,巨大的广告牌上老人与孩子被照得发白刺眼。老人脸上条条沟壑似的皱纹,几十年北方寒风的杰作,枯黄皲裂的皮肤像是饱经沧桑的泪痕在时间划过时刻下的纹路。我猜这一定是北方的人们或是西藏雪域的人们。孩子脸上挂着绽放的白霜镶嵌的红晕,老人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向他讲述那陈旧年代里耳闻目染的故事。这就是北方,沧桑旷野上的温愠、焦灼似渴的大地之上一个渺小的灵魂横梗着,俯瞰伟朴实民不渝的信仰,代代相传,繁衍生息。惊鸿掠过,大地基脉的最深层哀鸣升起。腾空的悠长。寂静的后最淋漓的阒静,聆听心脏清晰的跳跃,像是鼓槌歇斯底里释放的重低音般转瞬惊魂,北方。漫不经心的悸动,掀起一场宏大的天地狂欢。洒脱的不留丝毫随身携带的温度,在笔直的街上吊唁指尖最后一丝温度。然后感叹,这就是北方。北京。我所在的城市,我16年的栖息之地,嘴唇无法相互触碰,一句咫尺之遥的话被咽在喉咙里:我厌倦了。

  106路在22点的时候滑过电缆摩擦的火花,过去将成为历史,往事若无其事的在回忆里沉睡,安然无恙。

  我是个好事之人,打扰他们,是我的一大乐趣。

  再次走过郁芳红色漆门前的时候,我还做干什么,除了在门口仰望就是聆听3年前回忆回旋。天旋地转,欲哭无泪。我们长大了,四散了。流离了,阔别了,只有怀念啦!这也许有点蠢,我们在分道扬镳的时候注定选择了遗忘。看着最好的朋友把自己的手机号删除,送上自己的问候时,我捧着手机只等来一条:你是谁。我只能说,悲莫如斯。然后回家痛哭,哭完了再笑,故作潇洒告诉每一个人,我很好!

  郁芳那棵百年老树在东四6条的小胡同里孜孜不倦的攫取快乐。要不然说傻子长寿呢。

  这年头,让人醉生梦死的东西太多了,就像是这胡同,曾认为我可能会留恋一辈子,事实却背道而驰。史铁生所爱的北京,是北京人骨子里的真性情,天坛的花草一样,他在狂妄的年纪里,造化弄人的经受着挫败,上帝用这花花草草给予最明媚的安抚与慰藉。总是在写日记的时候想起王菲,这个北京女孩有着的南方小女人般的性情。在事业辉煌时放弃天后的地位追随窦唯住进四合院,披头散发的为其倒痰盂,我,怜爱她。所以雪小禅称她为:云端上的女子。是那样的妥帖。这样落寞的声线,毋庸华服,也是天使。

  周五想起天一在排练的节目,俨然一副导演的样子抱着《the next》选其一篇为剧本。我就是手欠,好奇心太重。借来翻阅,然后用一句很潮的词形容,我,杯具了。

  依稀清楚记得那个16岁选手精湛老练的文笔,沉稳中映射超越年龄的见识,辛辣的直指社会矛头。敬佩油然而生,那是一种强烈的妒忌吗?还是恨。记得老师在黑板上写下的词语,问是何意思,与我对视5秒后,我羞愧的底下了头,我从未见过的,从没有。那一刻,羞愧至极。所以,在评委为***写下高调赞扬的评语的时候,我还是会心痛,赌上了一年,失败了一年,今年,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陪葬了。所以,1月25号之前是我唯一逍遥的日子,我还有梦可以做。只是那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呢,兵荒马乱吗?想想就会紧张的手脚无措,辗转不能眠。我的信箱,为什么总是空空如也呢。一颗流行的眷顾,我很需要。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在4点之前爬起来对着狮子座流星许愿,可惜错过了。这钢筋阻挡了一切。是哪位现代诗人写过一句诗,记忆犹新:哭泣/从寒江底升起






发布时间:2020-03-26 12:01:02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zzw/7269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