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删除的童话

  直到做广播节目,看到那篇《大雄的恐龙2006》,所有的感觉才找到回家的路。

  回家之后就把《哆啦A梦》翻了一下,于是所有的记忆又活过来了:一天到晚都在洗澡的宜静,长得像老鼠的快,“因为大雄是我朋友所以只有我才能欺负他”的大胖,比白痴强一点的野比,当然更重要的是那只名DORAEMON的机器猫——抑或是说它的那只四次无兜。

  奶奶是信神的,信什么神她也说不清,别说什么神了,天上有几个神她还没我清楚,而我不信神,才怪。哪个人不信神呢?小时候信仰的神不就是坐在众神VIP席上那个蓝蓝的猫型机器人么!

  不要说十二三岁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说慌。那种委屈那种伤心我现在还能很清楚地体会,虽然忘了是因为一件什么事,但那肯定是一件旁人看来微不足道而我十分珍贵的事情。

  比如说因为实在没什么人才我便被拉去出黑板报,出完之后同学排名:这边这个字最好,这个第二,这个第三,这个最难看。“最”永远是“很”的最高级,也最能伤人心,虽然当时我只是大度地笑笑,表示并不介意。

  然而如果真的早已释怀,我为什么到现在还记着。

  所以说十二三岁的人什么都懂,只是不说。那些埋藏祭淀在心中的黑色种子,迟早有一天会长大。

  如果说哆啦A梦真是大雄孙子给大雄的礼物,那么我亲爱的孙子啊,你对爷爷也太薄情了一点,你不知道爷爷正处在一个多么困苦的境地上吗?我可以这样的抱怨消磨一暑假的时光。被日光泡满的写字台,抽屉依旧安静地关合着,没有谁要从那里来。

  正如回收箱被复原了一下,哆啦A梦系列的超长片又卷土重来了,那个时候可以在天上随便飞的竹蜻蜓和带着“如果有这个我马上去银行把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都搬出来”的注脚的时·对我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意义,那只是梦幻的丝线切在肉里,动一动就痛,痛很长很长时间。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要一个朋友,一个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不喜欢拢络别人”的朋友,那些个空洞无聊的暑假,终于以那只蓝色的可爱机器人陪伴而告终。

  也许那个时候,友情就开始萌芽了。

  再后来是机器猫七人组吧,记得是很有民族风味的七个人,那当儿机器猫还叫“阿蒙”,当然最崇拜的是王猫,中国人嘛,拳脚功夫还是不错的,在机器猫七人组红遍校园后,友情的定义开始变得复杂,校园里三三两两走着的人都有是成双成对的,真的笑也好假的笑也好真的朋友也好假的朋友也好,都是手挽手说自己是他的或她的好朋友。

  “你真的存在么?”

  “你不是漫画么?”

  “你只是漫画啊”

  成为哆啦A梦的平ANS不知几年,也不知家搬了几次,写字台换了几·,虽然有黄色灯光的台灯总是放在右上角这一点一直没变,但被它照着的抽屉总是安静了那么多年。

  藤子.干.不二雄在没有画好结局之前就走了,好像那个未打开的抽屉,里面放的仅是笔或一本别的什书。既然没有结局,那么只好在梦里相见了。

  在梦里见。






发布时间:2020-03-17 19:25:20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zzw/6752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