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父爱

  有一种爱,它不张扬;有一种爱,它不善表达;有一种爱,它不能轻易被人读懂–它就是父爱。

  当我写下“父爱”这两个字眼的时候,我的双眼饱含热泪,心中有说不出的愧疚和心疼。在那珍珠般的记忆里依旧浮现着那段无法忘记的画面。

  那会我正处于初二,学习任务渐渐变得繁琐且繁重。本来就笨拙的我,学起来更是费时、费神又费力。几乎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半这段时间都是在学校学习,回到家又要熬夜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完成作业,那时每晚陪伴我的是那杯从不会冷掉的热茶。每晚在我快要犯困的时候总会有一杯热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桌旁,不知为何从不会冷掉。抿一口,甘甜中夹杂一丝苦涩,随即一股暖流沁人身体每一个角落,驱散了我的困意。

  有这么一杯热茶每晚的陪伴,我总是能提起精神,尽可能的快点完成作业好去休息。

  记忆中最深的一次,是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同学们都在嬉闹,我心不在焉的走着,有人突然喊了我一声,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同学撞倒,并且脚扭伤不能动。校医建议我去医院拍片子,还没说完一个身影就蹲在我身前:“来,爸爸背你去医院看看。”我装作没听到,就是不愿意让他背着我。“听话,到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爸爸急切地说,我似乎能清晰的听到微微的气喘声里夹杂着一丝满满的心疼。别扭了一会,在老师的劝解下,我才让爸爸背着我去医院。说实话,他的背并不舒服,还有点挌着疼,他吃力的背着我,似乎我一挣扎,他的脊背将被压弯压倒。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背不像以前我所注意到的那样宽大结实了,黑色的头发里似乎隐藏着少许银色的线条。

  到了医院他急急忙忙的背着我去检查,得知只是扭伤,骨头并无大碍,他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早已大汗淋漓,难道是我太重了,还是因为什么呢?

  回到家,我什么话也没讲就进了我房间,关上了门,把他一个人孤单的身影留在了客厅。

  夏天的天空总是黑得很晚,可是一旦黑起来就会特别快,一分钟内看不清屋子里的面容。我打开房间的灯,才发现客厅并没有亮灯,也没有一点声音,于是我打开房间的门,房间里的灯光射出一缕,淡淡的微光正好落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时发现爸爸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空气中散着细微的酒气,我轻轻的移动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端详着他的脸。他脸上粗大的毛孔一张一弛,整个脸颊泛出一股粉红,以致从耳根蔓延到脖子的潮红。额头上的皱纹此刻倒是舒展的,只是淡淡几抹,就好像被指甲盖轻轻划过一样。当年英俊的相貌依然在脸上留存着微弱的痕迹,只是衰老像条蠕虫,自从妈妈回老家之后就从未停止过在这张脸上爬行。我的心突然一颤,竟那般心疼。

  那晚依旧像平常一样,我熬夜写作业,桌边又出现了那杯热茶,但那晚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每晚都是他轻轻的在我桌边放一杯热茶,在快要冷掉的时候再换一杯,一直没发现也许是我忙于写作业,或许是他的动作总是轻轻的,不发出一点声音干扰我。

  第二天,我的脚踝奇迹般的贴了块膏药,模模糊糊中,午夜时好像有个身影拿着药酒一直在帮我揉扭伤的地方,能感觉得到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怕是会弄疼我一样。

  归功于他每晚悄悄的帮我揉脚,我的脚恢复的特别快。慢慢地我对他的态度也像我的脚伤一样被他对我默默付出这幅膏药治好了。

  然而在此之前,打我记事起:爸爸就一直铁青着脸,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那一副僵硬的表情,有如影视剧里的特写,久久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他生气时更是如同一头凶猛的野兽,紧皱眉头,用眼睛严厉地瞪着我们,那眼神闪闪地要射出火花一般;他露出那因长期抽烟而泛黄的牙齿,就像是会咬人;随之他怒不可遏的吼叫着,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在他面前我们就像受惊、胆小蜷缩着的小猫咪,家人私底下都叫他“老虎”。

  在我那庞大的家庭里,女性比例最大,从小时常听起姐姐们提起爸爸要把我与他远方的一个朋友交换成男孩的事,不谙世事的我对爸爸产生了恨意,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爸爸对我既不亲也不爱,因为我也从未见他对我笑过,所以我和爸爸之间的关系渐渐疏远,我们父女之间便失去了那份人间的天伦之乐。

  直到08那年,爸爸的生意遭到了致命的打击,因此我们家的经济情况也发生了巨大的打击。姐姐们有的找到了归宿,有的纷纷步入社会为家分担,妈妈也回到老家照顾九十岁高龄的爷爷奶奶,考虑到我和弟弟最小,所以弟弟到哥哥家住,无奈之下我只好和爸爸一起住,留在深圳读书。






发布时间:2019-09-13 16:20:55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zzw/2533.html,转载请保留。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