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深思作文

  骤雨初停,一道七色彩虹凌驾于天边,我的目光被深深吸引,渐渐地、渐渐地……下面是小编为您精心编辑的文章,希望对你的写作有所启示,写出好的作文。

  十年沉思作文

  在树桠间光与影的纵横交错中默哀,是谁该祭奠流光,在那本应沉思的十年。

  柏油路的左边,来往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汽车在这条雨后坑坑洼洼的泥路上跌跌撞撞的前行,十年前的这条路也是这个样子,十年,没变的,只有这条路了吧?我想。可周围却极分明是十年后的样子:楼盘开业的标幅密密麻麻,在刚刚拆迁的民居前耀武扬威的站着,服装店,家电商场……各式商店都是一片繁华的景象。

  柏油路的右边有一所小学,更准确的说,是一所走读小学的遗址。它现在是计生办。小学在去年搬走了。当然,一起搬走的还有老师在学校里开的零食店和各种无证小摊。原因据说是柏油路右边的学生太少,柏油路左边的家长因柏油路上交通事故频发,但却迟迟不见安装红绿灯而意见极大。吵来吵去,吵了七年,学校终于搬走了,地点在一所幼儿园的遗址。

  静静地坐在遗址的对面的快餐店里,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小学被拆了,只留下几座破破烂烂的房子在瑟索的风中诉说着昔日的欢声笑语。教学楼的一面残墙还在顽强的支撑着新的楼房,在冬末的晚风中苟延残喘。曾经的一切都被毁坏的如此彻底,就连那几所偏僻的教室都不见了。不知那几家在讲台上方的屋梁上生活了那么久蝙蝠怎么样了?我默默地想。那几家蝙蝠的历史不短了。上一年级的时候就听说过六年级一班的教室里有一窝蝙蝠,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它们依旧在,不知几度物是人非后,它们去哪了。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我遇上了关系很好的,阔别已久的小学同学。

  一如十年前的初次见面,从开始的生疏渐渐变得熟悉。我们从许久不见的陌生感中渐渐走出,似是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小学时光。

  谈的最多的自然是同学。她说她不想上学了。一开始去当幼师,结果因为不会照顾小孩子,她妈妈又不许她退学,只好不了了之。现在她在美澳,打算能上几年就上几年。她说她谈恋爱了,是一个邻村的男生,已经退学了。和她差不多大。那个男孩家里打算给他定亲,房子已经盖好了,正在相看村里合适的女孩子。她说她打算高二退学,到时候再跟她妈妈说。我愕然,不自觉跟了了一句,定亲,也太早了吧?她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不早了,都十六了,不然什么时候定?她似是看出了我眼底的惊异,又说,我们这些不上学的无所谓,哪个不是直接订亲?我们班早就有几个女生怀孕之后辍学了。

  我下意识问了一句:那,那她们怎么办?打胎?她说只有一个打胎了,她班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已经把孩子生下来了,她家里人刚邀亲友祝贺完,已经定亲了。另一个怀孕的十四岁女孩也辍学了,还在家里怀着孩子,也是等年龄够了后结婚。坐完月子后就出去打工。她的语气格外平静,云淡风轻如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我分明觉得我的声音在打颤。

  她们自己还是孩子啊。大不过十六。小不过十四本应刚刚进入生命中最灿烂的花季,却坠入了一个相同的轮回:奉子成亲——打工——结婚。可每个人都认为在正常不过,因为在农村这样的事太多了,少数考上高中的学生倒成了异类。

  我问她他们为什么不上学,怎么会这样?她淡淡的说,反正考不上高中,考上了高中还不是一样考不上大学。还不如直接打工算了。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她一脸讲笑话的表情说,王萧娴考的分数不够,他父亲想要交钱托关系送她去二中,但她不去。她说还不如让她报技校学门手艺,回家到厂子里干活攒钱出嫁。

  我却没有想笑的感觉,一点也没有。

  聊天时方知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曾经的六·一,只有十多人还在上学,其他早已辍学打工。怎么笑得出?

  在李庄上初中的二十多个同学只有两个考上了高中,还不知会不会退学——毕竟,未上完高中就退学的农村学生太多了。我无疑是幸运的:有一个当老师的妈妈,有一个为了让我更好受教育而在外努力工作的爸爸。我是从乡下——郯城——济南三步中一步步走出来的。幼时曾在在镇里有几个蝙蝠窝的破瓦屋,黑板都是用漆刷上的教室里读过六年书;也曾在县里屋顶漏水,墙上长满青苔,还安装着两个因进水而坏掉的白炽灯的宿舍里住过,坐过超载两倍多的校车;亦记得转学后初次走进济南的初中校门时对设施和教学条件的欣喜。从那时起便有了对自己命运的庆幸,以及对城乡教育条件不公的不满。却从未思考过不公的不仅是教育条件,还有命运的不公。我曾不止一次听长辈说过村中不少个女孩上初中就怀孕,找了婆家,先生孩子后结婚。我从来都以为是茶余饭后的闲聊罢了,大概胡编乱造居多——都是小道消息。从未想过它真真实实的存在,并且在十年后发生在了我的小学同学身上——在这本该祭奠和沉思的十年。最初我努力的原因是想要幼儿园老师手里的小红花;小学变成希望辛苦的妈妈为我骄傲;初一时变成不想像大部分小学同学那样活的庸庸碌碌,分不清自己的人生是什么要什么,初二时就变成了不想和她们一样早早的打工,更不甘心想她们一样找个人嫁了,从此成为一个家庭主妇,把时间消磨在柴米油盐和孩子身上。初三时则是想要自己走的更远一些,不在重复她们的生活。

  现在呢?我不知道,大概是都有吧?

  十年,流光匆匆把人抛。在这十年里,该沉思的是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21:54:48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zzw/2271.html,转载请保留。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