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贵花与他二三事

  思念的味道像茶,静品之,涩,而后回甘。

  相识之初,刘贵花的感情被他的紧紧牵着,他表达出一分,刘贵花便不由自主地回应一分。

  在这个常住人口不到50万的城市里,每天与那么多人擦肩而过,与那么多人同餐而食,与那么多人互道晚安,却没有一人能真正填补他内心的空缺。寂静成了夜晚最凶猛的补刀工具,无数次扎进他的内心,把他从梦中挫醒,醒后的他手足无措,落寞的身影更添一个人的寂寥。仿佛全世界都睡觉了,只有他一人还醒着。无数次他都在想,如果最近发生的事都是虚惊一场,或者就是一场梦,醒后一切可以重头再来,那该会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呢?

  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穿的是一双增高凉鞋,上面是一条齐膝的仿纱短白裙,上衣是一件浅绿色的短袖衬衣,整齐地束在小白裙里。配上一头黑色垂眉的平刘海,活脱脱的小清新,与他脑海中形象无二。面对着仙女十足的她,甚至还嗅到一丝淡淡的仙气——六神花露水。

  吃饭时,她从随身的小红包里掏出一瓶芦荟胶递给他,湉湉地说:“给你,你的手好点了没。”他恍然想起前几天在微信上跟她说起手指磨出水泡这件事。接过芦荟胶,包装盒上还有冰箱残留的水雾。他叫来了服务员,为她点了一份冰淇淋。古有“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今有“投我以芦荟,报之以雪糕”。

  她回校的第二天,他收到她发来的一条微信,问:“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了?”他故作糊涂地问她是什么事?她发来一个“找打”的表情,他回了一个“愿挨”的表情。她又问:“你真的忘了呀?”他在手机截了一张图发给她,图片是他在京东下的一个订单,收货地址正是她的学校。她故作疑虑地问:“哪盗的图?”他回道:“给你买东西是光明正大的事,哪用得着盗图”。她发来一个兴奋的笑脸,并配上文字“原来你没有忘掉呀——”

  下午,他在写一份数据报表,她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她到了北海。她开玩笑说:“要不要我去你公司等你下班?手捧着一束玫瑰花的那种——”平时他从不觉得上班时间过得慢,而今天下午却出奇的慢。她跟他说她是来面试的,顺便来看下他,还阐述了一大堆面试的经过,还不忘吐槽了一番用人单位的制度和待遇。他坐在她面前,看着她滔滔不绝地述说着两个面试的经历,他知道她是想他了,正如他想她一样,思潮暗涌。

  一天,她忽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你竟然用电信的号码!”他说他一直用的就是电信的号码啊,怎么了?她讪讪地说了句没什么。挂完电话后,他打开电脑,在网上办了一张中国移动电话卡。他知道,他和她应该组一个亲情网了。

  晚上,她给他带了一份晚餐,五个煎饺,两个红梨,一个芒果,一碗排骨薏米汤,还有一小瓶酸奶。她把这些吃的一一排列在桌子上,认真地点过后推到他面前,说都是给你的。说完从小包里掏出一根吸管递给他,然后双手捧着脸,手肘杵在桌上,笑嘻嘻地盯着他说:“你吃呀”。

  虽然迟到了6分钟,但还是赶上《哆啦a梦》大电影的首映,这只蓝色的机器猫是他和她最喜欢的动漫之一,她的手机屏保就是一只大大的哆啦a梦,她拿着手机说:“哆啦a梦伴我行——”电影放完后才不到22点,他和她都不愿太早回去,于是他就带她偷偷串场到其他影厅看别的电影。她似乎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显得非常的激动和兴奋,手心都是湿湿的。

  回家的路上,她对着化妆镜问他:“哎,你说我换个什么发型好呢?”此时的她梳着一个丸子头,额头两边各有一小撂头发垂下来。他转头看着她说:“空气刘海啊,多适合你这种仙女小姐姐。”她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嘟着嘴说:“真的嚒?可是我穷呀”他从扶手箱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说:“拿去刷。”

  她接过手后,反复地端详,说:“怕是里面没钱的吧,拿来唬我?”他反问她:“你觉得我有那个胆么?”。她小声嘟囔着:“我又不知道密码是多少——”他说:“936465。”她听完后,复述了一遍,说:“936465,93是出生年吗?那6465是什么?”

  “64相加得10,65相加得11,所以密码是93年10月11日。”随后,他又补充说:“记得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哦。”她听完后嘻嘻哈哈地胡诌了一通后说:“你这生日的密码也太变态了。”然后惺惺地把银行卡还给了他。

  最近她迷上了吃螺,不论白灼还是蒜炒她都来者不拒,他从她嘴里认识许多叫不出名的螺,今天她要带他来侨港吃一种叫“辣螺”的螺。她对吃的热情从来不会减少,而且特别讲究,同一家店几乎不会进第二次,她总是说吃东西就应该多尝试不同味道,总在那一家店吃是没灵魂的。

  仲夏的侨港不仅只有美食,还汇聚了全国各地青春美女。一个身材高挑,肤白貌美的女生从他们的座位旁走过,她像只猫一样突然尖叫起来:“快看,有美女,这腿多直多白多美呀!啧啧——”

  他顺着她指的方向瞄了一眼,叹了口气说:“可惜了,这腿要是长着小姐姐身上,或许我还能摸上一摸,可偏偏长在她身上。唉,太可惜了。”她听了后咯咯地笑了起来,调侃道:“那你还等什么,快上去摸啊——”

  她接着说:“你说,要是林黛玉听到贾宝玉这句话,是开心呢还是难过呢?”他说:“想必是又开心又难过吧,开心的是宝玉能看着别人的时候想起她,难过的是自己的手臂长得没宝钗丰盈。”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天气越来越闷热,他躺在床上跟她聊微信,她发来一张照片,说是她以前的发型,问他美不美。他抖了个机灵,回复了句:“要是有空气刘海那就更美了——”谁知,她突然发难起来,说:“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空气刘海?你为什么对空气刘海念念不忘?不,你为什么对你的前女友念念不忘?”

  她一下子发来了3条信息,每条都带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竭力解释,可她好像完全听不进去,说了句:“天晚了,明天还要早起,我要休息了。”他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你也早一点睡吧。”

  第二天,他在她家附近的小吃店找到了她。她的桌上放着一份牛杂,问他要吃点什么吗?他坐到她对面,把前女友朋友圈里的照片打开给她看,并说:“你看,她并没有空气刘海。”说完就当着她的面,把前女友给删了。她一边低着头吃一串海带,一边抬起眼睛来看着他说:“她是在小学里的老师吗?”他说:“是中学老师。”说完后,他帮她把沾到嘴边的头发撂回耳鬓。她躲了一下头,说:“噢,那挺好的。”

  回到家后,他收到她发的一条微信,上面写着: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就这样把她删了。他回道:“后悔的是你孙子。”她马上回了句:“我才不要那么大的孙子呢。”

  一次次的矛盾将彼此弄得疲惫不堪,刘贵花有时候会苦中作乐地想,她与他的这曲《不将就》算是演奏完整了,她以前不曾想过“互相折磨到白头”的形容会出现在她与他身上,可这会儿却开始有了这个苗头。

  “彩云易散琉璃脆,世间但凡好的东西都不长久”,他和她的感情也免不了俗。酒精过敏的他平时几乎不碰酒,分手的那天却歇斯底里地给自己灌酒,他一边大声地唱着《分手快乐》一边给我倒酒,说他不伤心说他不难过,但他知道他骗不了我,也骗不过他自己。

  我听过一句话:“如果你已经不能再拥有,唯一能做的,就是忘记。”他说:“如果你已经不能再拥有,最好的结局就是不要忘记。”酒醉后,他拍着我的肩膀说他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喜欢的人,一个比她好上百倍好上千倍的人,最重要的是会比她更爱他。我看着他眼角泛起的泪光,不置可否。

  我知道,他会一直爱着她,偶尔也会喜欢上别人,在她们像她的时候。因为,他,真是个孙子!

  附:谨以此文献给Baidu Spider

  又附: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还附:上面这句也是抄的






发布时间:2020-07-10 20:17:35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gsdq/8059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