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一梦如初陈宝银(一梦如初陈宝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一梦如初陈宝银)一梦如初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一梦如初陈宝银

我撇了撇嘴角,扬声唤了声: 「大郎君。」

论起温家,我最不熟的便是他,我能叫二兄三兄,却怎么也叫不出那声长兄。

「怎得?如今想起回门了?」他紧着腮帮子,话里都带着刺。

「是,既是娘家,我想何时回不成?」我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我刚进门,还不曾惹他,为何冲我发火?我还委屈呢!

「看来嫁了人底气都足了,都敢顶嘴了,你那狗蛋夫君呢?」

「家里只我同他两个人,都来谁在家看孩子?」去你的狗蛋夫君,你倒是记性好。

他蹙着眉头,看起来累极了。我其实最不愿意同他顶嘴,可脑子里忠仆那两个字就像魔咒,总能在一瞬间摧毁我的忍耐力。

「你过的好么?怎得黑了瘦了?」他终于心平气和地问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除了没有他,哪里都好。

「你呢?好不好?」

「如你所见,我如今是户部尚书了,能有什么不好?」

也是,他如今做的都是他想做的,谁也不能再强迫他,还有什么不好?

「我去后院见见阿爹阿娘!」我都是温家的大姑奶奶了,再叫阿叔阿婶不是见外么?

「去吧!」

我转身进了门,一众家丁押解犯人般压着我,生怕我跑了,我都来了,还能跑到哪儿去?

「宝银啊!我的儿,你这天杀的孽障,还不快来让为娘看看?」

阿娘已养得白了些,只又填了白发,人还瘦削,她今年也不过五十,却已成了个慈祥的老太太模样。

她穿着玄色衣裙,肩上披着件同色裹了白狐毛的斗篷,抹额上一颗红宝石有鸽子蛋大小。

我奔过去跪在老太太眼前,不敢抬头,不敢吭声,任她用拳头轻轻地捶在我的肩头。

岁月多么可怕?处得久了,即便没有血缘,也能生出亲情来,这可不就是我的阿娘么?一个离家两年没了音讯的女儿,骂一骂捶一捶都是轻的。

「你这个孽障,真正是要担心死我同你阿爹么?」

「阿娘,儿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只管捶,捶到满意为止。」我拉着她的手,放在胸前,忍着泪看她。

她却将我揽进了怀里,老泪纵横。

一梦如初陈宝银(一梦如初陈宝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一梦如初陈宝银)一梦如初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一梦如初陈宝银) 第1张

「你这孽障啊!生生是要逼死我和你阿爹,你长兄派人去汴京接你,说你回了老家,又寻去了老家,你也不曾回去,将能寻的地方都寻了个遍,却不见你的踪影,我们都以为你死在了外面,谁知你这孽障还知道回家。」

原来去寻过我了?刚才为何还一本正经地问什么狗蛋夫君?我为何还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阿娘难道不知我是属猢狲的么?哪里会那般轻易地死?阿娘可千万别生气了,为我这样的泼皮猢狲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等兄长们回来岂不是还要打我?」

我起身抱着阿娘一通摇。

「你这是狗熊撼树呢?还不快放开?都要被你摇散架了。」

我便不再摇了,将下巴贴在她的肩头。

「阿娘,你不知我有多想你们。」可总有不能回家的理由,因为我还不能说服自己死心,还没有勇气面对。

「既想我们了为何才回家来?你看你瘦成什么模样了?下巴尖得都能戳死人,如今回家来了,阿娘定然将你养得白白胖胖的。」阿娘拍着我的背,既温暖又安心。

怪道说月是故乡明,有家真好。

「天太冷,进屋去吧!我再不走了,以后日子还长,阿娘想怎样养便怎样养我都是成的。」

我扶了阿娘进屋脱了斗篷上了炕,屋里还烧着地龙,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有婢女接过了我的斗篷,阿娘拉着我上炕,我看着另一个立着的娘子,年岁比我小些,容长脸杏仁眼,皮肤微黑,小小一张菱唇,她梳着夫人发髻。

看穿着打扮,定然是家里的主子,我不知她身份,不敢贸然上炕。

「她是慧娘,二郎的娘子,去岁成的亲。」

我赶紧俯身行礼,唤了声二嫂,她忙伸手扶了我。

「姑奶奶回娘家便是最大的客,何须多礼?快快坐下吧!家里人念你,不想今日却回来了,我已让人去了淮王府上接宝珠了,若是没去宫里,最多两刻钟她该到了,等她见了你,不知又是怎样一番折腾,你且攒着力气哄她吧!」

二嫂说着便笑了,一看就是个爽利人,行止有度,家教定然很好。二兄性子闷,就该娶个这样爽利干脆的。

「宝珠竟做了王妃?」我便不推辞了,跟着上了炕,拉着二嫂也坐下了。

「她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等家里知晓时,她已有了身孕,你长兄将淮王绑了送进了宫,他年纪同你二兄只差了两月,圣人拿了鞭子将他好生一顿抽,他在殿上跪了三日,圣人不忍心,招了你长兄进宫,才商议着定下了婚事。你不必操心她,她如今肚子里揣着个孩子,谁能奈何得了她?」

阿娘嘴里是嫌弃,可听起来又像炫耀,宝珠嫁得这样好,真让人欢喜。

「她哪里是因为有了孩子才那样?淮王待她,真正是如珠如宝,看着她就像看着眼珠子,那眼珠子还有两颗,独她就那样宝贝。淮王本就镇守辽北,眼看她要生产,离京的日子推了又推,如今更好,你回来了,淮王再要带走宝珠,怕是再也不能够了,你三个兄长因为宝珠未婚先孕的事极不喜他,日日撺掇着宝珠赶王爷走,如今走怕是不能了,看来我辽北边境要换将军了。」二嫂道。

我给她起宝珠这个名字,就是望着她日后能嫁个这样待她的人,那人是真的待她好,这便足够了。

「你那兄长一把年纪了都不懂事儿,王爷待宝珠掏心掏肺,去哪里寻个这样文武双全的郎君?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阿娘笑骂。






发布时间:2022-11-10 21:43:16
文章来源: 策逸作文网  http://www.ceyiip.com
原文地址:http://www.ceyiip.com/czzw/13988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9 策逸作文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地图 QQ:3434287719